Fog

想画一个理想,画一个侑你的书房,画一个你靠着她的肩膀。

记录侑灯之间温暖对话

 

侑:哎,前辈你这是做什么啊? 

灯子:(深吸了一口气)嗯~充电。

 

七海灯子:你还真是······ 

小糸侑:是想说我很容易随波逐流吗?这一点我知道的。 

七海灯子:不是哦,你很温柔啊!(亚撒西~)

 

小糸侑:前辈,你到底是有多喜欢我啊! 

七海灯子:这是什么台词啦,当然最喜欢了!

 

七海灯子:多亏你那么努力了,谢谢(一把抱住侑) 

小糸侑:前辈你在做什么啦?(努力推开) 

七海灯子:(凑到侑耳边悄悄地说)最喜欢你了!

 

七海灯子:果然还是温柔过头了吧! 

小糸侑:···很平常啦~

 

 

灯子:感觉这还是侑第一次笑得那么开心呢 

侑:是吗?是不是因为一和前辈在一起就会让我很困扰啊~ 

灯子:和我在一起很困扰吗? 

侑:(才没有哦,因为现在我······很开心啊!)

 

——

 

七海灯子:侑,我喜欢你哦~ 

小糸侑:···谢谢 

七海灯子:你要保持这个样子哦~ 

小糸侑:好 

(我想要改变,但是我却撒了谎~一定是因为···我也很寂寞吧!)

 

 

侑:佐伯前辈你还真是喜欢七海前辈呢~ 

沙弥香:喜欢哦~她是我最好的朋友。 

侑:是那种喜欢吗? 

沙弥香:你啊,喜欢灯子吗? 

侑:哎,额,作为前辈来说还是挺喜欢的~ 

沙弥香:是了,作为朋友,作为前辈,还需要,其他什么吗?

 

七海灯子:你这样说的话,我就当我是在给无偿的爱了哦~ 

小糸侑:那就有点困扰了~ 

七海灯子:不愿意? 

小糸侑:倒不是不愿意,总是一昧的得到不是会让人静不下心来吗? 

七海灯子:是我擅自给予你的啦,希望你能够习惯 

小糸侑:习惯吗?

有知道的能告诉我啥原因吗?

(侑生贺文合集里没有)被屏蔽掉的文章,修改后只有主页才能看到,合集里没有是怎么回事?

【侑侑啊,有空也到我的梦里来做客啊,教我做一个温柔的人。】

【小糸侑生贺24h|19:00】只属于你和我的时间·下

1.大学侑侑和大学灯子

2.不是同校,侑去过夜

3.棒球赛展开,涉及ooc

 

【祝:侑侑生日快乐!和阿灯有比不完的"赛事"】

 

前情提要:文中的两个配角"菜月和夏纪"是用来客串的。合田就是合田监督,在本文也是小糸侑的监督。"苍木和光子"是路人甲。(不啰嗦了)

希望诸君阅读愉快!

 

——

 

 

东京大学马路边银杏树郁郁葱葱地蔓延在道路两侧,斑斓油亮的光块从繁茂的树叶散落在路面上。

 

不远处的棒球场,传来阵阵欢呼喊声,仔细听可以闻见金属打击棒球的声音。跑垒指挥官还有队友的呐喊助威声,各种各样的声音交织在一起犹如一篇令人热血沸腾的乐章。

 

投手丘上的棕色马尾女生看着打席上的橘发少女,还是摆出了触击的姿势,对方的监督似乎要彻底执行抢分制。不过打击力不错的她,意外的,触击实在是……棕色马尾女生的镜片闪过一片白光,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

 

抬腿,绕臂,迈出,白色的小球与空气产生摩擦,快速的朝着捕手的手套飞去。偏低变化球,就算触击也只会打成滚地球。

 

还在直飞的小球,在快要接近本垒的时候,轨迹突然改变,快速下坠。横着拿着球棒的橘发少女,瞬间改变握棒的姿势,身体微微前倾,把贴近手边,开始向下滑落的白色小球,毫不犹豫的击了出去。

 

"兵---"

 

对方的捕手只觉得自己的旁边有一阵风刮过,快要进入手套的小球已经被击了出去。有些匆忙的掀开面具喊道,"外野手!"

 

早稻大学的外野手朝着被打飞的棒球拼命追赶,直到在一阵惊呼中,小白球擦过拦网的边缘,掉了进去,才慢慢停下脚步。

 

"啊啊啊啊啊啊,进了,进了,是本垒打。"

 

"这个叫小糸侑的,这几次比赛几乎都会出现本垒打,这、这太厉害了吧,东京大学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个人物。"

 

"我想想看,三场比赛四个本垒打,第二个还两个。天啊!"

 

"真是太厉害了"菜月捂着嘴巴的手放了下来,似乎不相信刚才的事,"摆出触击的动作,却敲出了一击本垒打,这…这。"

 

"夏纪的那一球投的并不差,只能说对方更胜一筹吧。"合田看着橘发少女与队友兴奋的拍手,"吃这么一记,我想就算是夏纪,也难以振作了。"

 

小糸侑?总感觉这孩子长得特别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小糸这个姓氏倒是很多见。

 

合田的心里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

 

看台的另一边,戴着墨镜的俊美黑发少女,望着球场上的小糸侑活跃的身姿,嘴角弯起的弧度非常明显。

 

看台上来自看客和记者的议论声不断,而此时赛场上的菜月已经回到本垒,小糸侑慢跑着绕了垒包一圈,东京和早稻现在是5比3,比赛的优势开始倾向于东京大学了。

 

"谢谢监督相信我。"

 

小糸侑看着合田严肃的脸色,浮现出一股笑意,冷的一惊。

 

"彻底贯彻自己挥棒的风格,这点你做的很好,"合田监督雄浑的声音从耳边传来,"也没有让我失望,但是…"

 

小糸侑心头一颤。

 

"你的触击太烂了,回去记得练习。"

 

所有人:哈哈哈哈哈哈

 

小糸侑:"是。"

 

"侑啊,触击这么简单,怎么还会打的这么烂,"菜月一把勾住小糸侑的肩膀,一脸得意,"要不要我教你啊。"

 

"触击也是打击的一种哦,就算本垒打再多,触击打不好,还是很丢脸哦。"

 

"好好练习。"来自队友一脸郑重的表情。

 

第七局

 

夏纪的怪癖球和内角球的投球,三上三下,顺利解决了东京大学的上位打线,下半场又要轮到早稻大学的攻击。

 

苍木虽然咬着夏纪的投球,还是被三振下场,自此,三个打席只打出一个安打,她的无敌脚程也被封杀了。

 

惊人的气势再加上无畏无惧的投球,小糸侑在某一刻似乎回想起来了初中时候,和菜月组队打垒球的场景,可菜月现在已经是王牌了。

 

俩出局,垒上无人,轮到第二棒的光子,再击出好几球的界外球之后,最后的一球被游击手接到,出局。

 

早稻大学的进攻还在继续。

 

投手丘上闪烁着耀眼光芒,笑的一脸天使的橘发少女只用一球解决了夏纪,东京大学这边的气势顺势高涨。

 

小糸侑双眼一眯,竟然看到远处的王牌菜月在练习投球。

 

她很清楚ace不会上场,监督也不可能派她上场。这种用王牌的投球给对方队伍增加压力的这个战略,似乎不赖啊。(Ace棒球术语中,Ace意指球队中的王牌投手。发球直接得分,并且是对方球员没有碰到球,且球的落点在正确的区域内。)

 

嘿嘿,果然有一套呢,比赛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小糸侑这一局也很好解决了对方的三人,早稻再次零入账。

 

同样的三上三下,一直到第七局,小糸侑都很好的压制了对方的打线,虽然球被不断打出去,但是不是被接杀,就算被封杀,早稻没从东京得到一分。

 

接下来的几局双方都是零入账,东京的得分似乎没能很好的持续下去。

 

毫无疑问小糸侑是所有人里得分最多的。如果硬要有个解释的话,可能归咎于她的打击力和夏纪的投球属性正好相克吧。

 

虽是初夏,但是球场的沙土上却是炽热难耐。看台上的各种语言交织成的助威呐喊声好似要划破天际,给球场上奋力拼杀的那些球员们注入一股强心剂。

 

比赛已进入最后关头,电子记分板上一连串的零蛋记录都预示着一股无言的压力,叫人喘不过气来,无论哪一方都迫切的想要破分,想要赢。

 

小糸侑真感觉自己从来没有这么累过,汗如雨下,她感到自己的内衬都已经湿透,手和脚仿佛都不是自己的,只是有股力量驱使着她,让自己还能投球,挥棒和跑垒。

 

不能输,一定要赢,也算给自己的大学生活,在棒球生涯中留下一个纪念。

 

小糸侑抬眼看了一眼计分板,擦了擦快要滴到眼睛里的汗水,现在比赛已经延长到第十二局,如果双方再无进账,比赛就会改择日再战。双方的人员都露出疲态,却无人喊累,正值青春的少女执着的令人可怕。

 

身为第四棒,她无由是全队最累的,但她不能倒下,否则对不起自己制服上那个4号的意义。迫切的想要得分,第四棒的能力就是带领全队走向胜利,她不能辜负监督教练的培养和期望,下一个打席马上就要轮到她,一定要上垒。

 

小糸侑戴好护具,走到打席,点了点头向裁判致敬。自己对面的那个棕色马尾少女一脸挑衅,仿佛在说有本事就打打看。

 

的确,她的球威犀利,尾劲很强,自己不一定能打到。

 

看来赢了这场比赛,自己得回去加练挥棒一千次。

 

……但前提是能赢……

 

只要是飞到我面前的,我会通通敲出去。

 

梆的一声,木质球棒和棒球激烈的碰撞,发出极具质感的声音。

 

Bingo,她猜对了是个纵向滑球,忍不住扬起了微笑。虽然没能敲出去,但是好歹是个二垒安打,现在她已经站在得分的圈上了……

 

橘发少女猫着身子,时刻准备着盗垒的样子,让投手丘上的棕发少女更加气急败坏。集中队员暂停调整后,棕发少女垫了垫手上的白色镁粉包,意味深长的看了小糸侑一眼。

 

在棕发少女抬手绕臂的一刹那,小糸侑飞快的像一头敏捷的猎豹冲向三垒。

 

【盗垒了,盗垒了。】

 

小糸侑已经听不到什么声音,只要眼前的垒包,自己一定能够要触到。

 

快了,快了,就快触摸到了。

 

霎时,骤变横生,手肘部一阵剧痛袭来,她已经和三垒的守备人员撞在了一起。手肘被钉鞋踩踏后鲜血淋漓,斑斑点点,小糸侑闷哼了一下,裁判,监督和队友纷纷跑了过来,很快自己被抬到了医务室,那场比赛也因为她的意外而输掉了。菜月和七海一直在医务室门口着急等待。

 

十几分钟后小糸侑面带微笑出来了,眼看七海担心的都要哭了。她一只手搂住七海一边安慰只是右手手肘擦伤了,并无大碍的。还不停的给七海擦拭要掉落的泪水。菜月在旁边咳嗽了两声,她们俩才放开彼此。

 

"我已经给怜姐打过电话了,过一会她就开车来接你回家,正好明天也周末了,可以好好休息休息,比赛的事等你伤好了再说。"

 

小糸侑对菜月笑了笑说声"谢谢"她虽然输了比赛,但赢了全部。

 

只是有点小失落,没能在毕业前完成这个小心愿。但她不会像菜月十几岁的时候一样大哭一场,可是菜月现在已经不是会抹鼻涕的那个短发女孩了,她现在可是球队里的Ace。

 

没一会小糸怜开着车来了,把菜月送回家后就直接把车开回了七海的公寓。她想这个时候侑最需要的就是七海也在身边,避免舟车劳顿,打算明天再带小糸侑回家。

 

七海的公寓是青年式的两室一厅,做饭洗漱都很方便。好在小糸侑的手肘只是被钉鞋踩踏受伤,并没有造成严重的骨裂,还能自己动手吃饭。

 

小糸怜洗漱完看着小糸侑的手肘问要不要帮她洗,作为姐姐这个时候照顾一下自家妹妹也没什么。小糸侑爽快拒绝了,"我可以自己洗的,怜姐来回开车也累了你先去睡吧。"

 

小糸怜自然知道小糸侑是不会让她帮忙的,她只是故意来逗一逗自己的妹妹。然后就去了隔壁房间,关上了房门。

 

虽说小糸侑伤势不严重,但是还不能碰水,所以她只能眼巴巴看着七海。七海一眼就看穿她的心思。

 

“一起洗?”

“嗯…”

 

两人洗漱完也早早躺下休息了。因为伤势的原因小糸侑辗转反侧睡不着,七海也是同样,生怕压倒小糸侑的右手。

 

入夜,七海和小糸侑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音量说话。

 

"侑。"

"嗯。"

 

七海抱着小糸侑的腰,脸埋在她的胸口:"你好香啊。"


【…… 】

  

醒来时候房间亮着挂在窗帘的星星灯,温馨好看的光线陪着她。小糸侑伸了个懒腰,迷迷糊糊找身边的人,却扑了个空,刚刚苏醒的嗅觉捕捉到了一丝香味,揉揉眼坐了起来。 

 

她下床刷牙洗脸,然后迈着轻巧的脚步走进厨房。看到七海挽了一个低马尾,正低头煎蛋,颊边几缕发丝垂下来,她时而用手腕把发丝往耳后塞。睡裙外简单披着开衫,很居家打扮,从背后看一双腿白皙纤长。 

  

"灯子,起这么早?"小糸侑软软地偎在她身后,从自己头发上取下一个发夹,夹起七海颊边的发丝。 她也没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黏着七海,就像只小猫咪一样时时要看到主人。 

 

七海侧头笑道:"我看你睡得正香,正好起来,给你们做饭,还想做好早餐再叫你。" 

  

小糸侑把下巴放在她肩膀上,琥珀色眼睛里满盛着郁闷:"我们买着吃吧,你这样做多辛苦。" 

  

七海低头把蛋装进盘子:"买的东西,哪里有家做的好吃?而且你看,"她说着把已经做好的三明治指给小糸侑看,"弄块起司面包,放生菜、火腿、鸡蛋还有酱,几分钟就够了,比下去买还快。" 

  

可这也是要用时间的吧?平时小糸侑训练忙,不管做什么都以"省时间"为第一准则。 

  

饭嘛, 自然是叫外卖最方便,连碗筷都不用收拾。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七海经常排球训练也挺累的,小糸侑不想让她做这么多家务。做饭的人都知道厨房里的事儿有多累人,洗菜切菜炒菜最后吃完还得刷碗…… 

  

小糸侑没再说什么,只是帮七海收拾料理台。七海一大早起来这么辛苦,她舍不得说让七海不高兴的话。况且,七海做的东西确实美味。 

  

小糸侑看着三明治舔嘴唇:"好想吃。" 

  

"饿了吧?"七海目光柔暖,看着那双红唇的动作,然后一只手搭上小糸侑的肩膀,另一只手抬起小糸侑下巴贴上她的唇。 

  

"嗯……"被七海吻过几下后,小糸侑也悄然闭上眼睛勾着七海的脖子伸出舌尖迎接她,心中暗喜。她享受七海的主动。 

  

厨房里响起了吮吸亲吻的声音,直到双方呼吸困难七海才放开了小糸侑,然后在她额头轻轻一吻。 

  

  

 

--Fin— 

  

小剧场:小糸怜,此时正好撞见了正在厨房亲热的两人。身体倾斜着靠在门边"咳咳咳…原来这就是你每个周末不愿意回家的原因?" 

  

小糸侑慌张失措的退后一步扶着灶台,"怜姐,你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的…?" 

  

小糸怜见怪不怪的样子:“你们亲多久了我就站多久了。” 

 

小糸侑面色羞红:“……” 

 

小糸怜觉得自家妹妹太可爱了,笑着说:“逗你呢…傻瓜,我才看到。” 

  

早饭吃完,小糸怜带着两人回家去了。 

  

现在后面: 


为什么让菜月和侑同一个大学,还是同队的队员?因为我重温动画第十集的时候菜月去了有垒球的高中,而且本想邀请侑一起的,但是她觉得这样不好。还一个原因就是漫画的最后我也没看到菜月的具体描述,我挺喜欢她的。哈哈~所以也是我的私心吧。 

  

侑的制服数字是"4"也是动画里发现的。整个故事还是结合动画和漫画编造出来的脑洞。这篇和前几天发的《只属于你和我的时间》可以搭配一起看,算是上篇文的后续。 

 

感谢你看到这里! 

 


《只属于你和我的时间·上》

1.大学生设定,还是不经常在一起,侑经常去七海那里过夜。


——



清晨,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渗入房间,温柔的映在床上正安然熟睡的脸上。微风带动窗帘轻轻摇摆,阳光开始跳跃,七海动了动睁开朦胧的睡眼,前一晚设置的"7:00"闹钟如约而至,桌面备忘录上[校园排球友谊赛]的倒计时也归位为0。


少女慵懒的伸了个懒腰,开始洗漱,吃早餐,在阳光的浸润下,来到体育馆前。 


馆里已经有队员开始练习,"啪啪"的击打声和球落地声在馆内回响,七海也不怠慢,立刻进入状态,完成热身,认真专心的练习着垫球、扣球和步法。


正在进行一个实战练习时,场馆的门被微微开启,一个橘色短发女生探头探脑的四处张望,阳光顺着门缝播撒到她的橘色头发上,整个人就像一个小太阳。


当目光停滞到七海所在地场地时,小糸侑脸上浮现一如既往的笑容,犹如清晨的阳光,令人温暖而舒心。 


下午6点,排球赛准时开始,馆内人头攒动,座无虚席。观众席上一眼望去女生竟占了8成。每当看到球场上那一矫健的身影,在女生堆里总能引起一场骚动。 


七海作为排球校队队长,每场比赛都会拼劲全力,不为输赢,只为享受运动的快乐和满足感。


双方球员热身结束,各自归位,随着裁判的一声哨响,对方发来一记猛球,七海纵身一跃快准狠的把球回击了过去。一道完美的弧线划过空中,落在对方的场地。 


"啊啊啊啊,好帅,七海前辈太帅了"现场一片喝彩。


比赛继续,双方你来我往展开了厮杀。发球,扣球,出界,得分。对手对分数咬的很紧。


七海的后背已经湿透,双唇紧抿,紧绷着的神经不敢有丝毫松懈。 又是一记完美的扣杀,比赛终于到了赛点。


 "加油,加油,七海前辈加油"观众席上为她呐喊加油的人也更加卖命了。 


汗珠滑过清秀的面庞,砸在地上没有一丝声响。但是七海的心却"咚咚咚"的跳个不停。 


"我必须要赢!" 抛球,跳跃,击球,一个高难度的飘球被打了过去。对方面露难色,勉勉强强的把球接住。但是因为这个球来势汹汹威胁力大,打过来的球失了水平。


 "啪"一个高跳跃,一个完美的落地。

 "啊啊啊啊,赢了赢了!"

"七海前辈绝杀啊,太帅了,太帅了!"

"妈妈,我谈恋爱了,我要嫁给她!" 


............


比赛结束,少女露出了一个迷人的微笑。她转身看向观众席,在熙来攘往之间,与她心爱的女孩对望。短发女孩歪着脑袋,呆毛也跟着歪向一边,双手不停地鼓掌。


 这场比赛打得淋漓尽致。


她不用想也知道学校贴吧,告白墙或者是明天上课途中又会收到很多情书甚至是不认识的小学妹告白,但是这些七海早已司空见惯。 


七海和队友道别致谢后便跑去找小糸侑。


还坐在原地等待恋人的小糸侑见七海小跑过来,明明朗朗的抬起头来。对眼前这位焕发阳光的少女温柔的笑一笑,抬手索取一个拥抱。


七海反而有点不自在的柔声说道:"我浑身都是汗,黏糊糊的。"小糸侑则调皮地回应:"没事,我不嫌弃。"  


…… 


回到公寓的七海一身疲惫靠在沙发上,小糸侑则在放好东西后,便去浴室把浴缸放满了热水。虽然不经常住一起,但她们早已熟知对方的习惯。


七海刚进浴缸坐下,小糸侑转身要走出去。七海一把拉住小糸侑的手臂:"我想和侑一起洗。"


小糸侑则一脸认真的回:"我去准备晚饭,你先自己洗,等会就来帮你。"七海这才愿意放手。


七海闭眼享受温水带来的舒适感,她打开花洒,热水打在身上微微有些痛感。她挤了很多沐浴露,仔细地搓洗着身体,手掌摩擦小糸侑亲吻过她身体的每个部位。 


片刻,小糸侑进来坐在七海的旁边,用打湿泡沫的棉球帮七海擦洗着身体,她的手已经放在不应该放的位置。 七海挑逗地问:"是不是变大了?"小糸侑则漫不经心地回:"哼,也没大多少。"


七海得意的将脑袋靠在小糸侑手掌里。小糸侑像往常一样耐心的给七海洗头发。冲掉剩余的泡沫,小糸侑催促道:"赶紧吹干头发穿好衣服,一会别着凉了"。


 说罢,女孩便起身离开浴室。


七海迅速照办,穿好睡衣,用毛巾简单擦干湿漉漉的头发,裹着浴帽去了厨房。见小糸侑垫脚在碗橱里找碗,她走过去身体贴着小糸侑的背,伸手去拉橱柜。


即使升入大学,小糸侑的身高似乎也没有明显增长。七海的鼻尖刚好磕在她的头上,细长的手指碰上小糸侑的手背,小糸侑瞬间感觉和触电一样。


"今天比赛赢了,侑不打算奖励我什么吗?"七海说话时,气息就在身后起伏,她的柔软抵着小糸侑的后背。


小糸侑心跳加速,她垂下手,转头,顺势吻上了七海的唇,一连串的动作一气呵成,要多熟练有多熟练。有时候,冲动只需要一个小小的契机。


 "灯子,奖励的话,等我们吃完饭再说。"七海坏笑。她搂过小糸侑的身子,让她们面对面,换一个更合适接吻的姿势。小糸侑就近又攫住七海的唇,一阵气短。这个地方,怕是越吻越上瘾了。 


…… 


饭后,七海收拾厨房。


小糸侑拿好换洗衣物去了浴室,靠在浴缸边上闭眼享受身体浸泡在温水里的感觉。 


"若不是自己克制住了冲动,饭菜怕是又要吃回锅的了。"小糸侑想着。 


七海侧身躺在卧室的床,闭上眼,却毫无睡意。


门被轻轻推开,小糸侑进入卧室,小心地带上门。


门"吱扭"一声,似乎还夹杂着一声细微叹息。顺手关了灯,卧室窗上薄薄的窗帘阻挡不住夜色中的月光,被稀释的光线打在七海的脸上,七海睁开眼,望着小糸侑拉开被子轻手轻脚地躺在她的身边。熟悉的香味,萦绕在七海鼻尖。


"…要睡了吗?" 


小糸侑沉默了几秒钟,翻了个身:"外面的光是不是太亮了?"她伸手过去,"把这个戴上吧。"是一个眼罩。这光真的很亮,小糸侑都能清楚地看到七海波光潋滟的双眼。七海没有接,只是侧头看着她。 


小糸侑伸手拂开七海额头上的头发,然后凑近了些,帮她把眼罩戴上。女孩的手即将离去那一瞬,七海倏然抓住了她。她轻握着小糸侑的手,嫣红的嘴唇翕动:"侑有什么烦心事吗?"


小糸侑笑着摇摇头,她想把手抽回来,七海收紧了手指。长发女孩仰面躺着,即便遮着眼睛,也能看出她微笑的表情:"那,是因为什么呢?" 


小糸侑顿了一下,似乎在理解七海说的意思,然后开口道:"我在想奖励的事。"话音未落,自己先忍不住"哈哈"笑出了声。 


七海抓握着小糸侑的手轻晃,小糸侑看着七海,这一个月她想了很多,以至于做梦都经常梦见她。七海温柔地握着小糸侑的手,掌心的温度像一团火焰。 


小糸侑正想说什么…唇上的柔软打断了她的思绪。莽撞的长发女孩摘掉眼罩,抬头吻上了她的嘴唇,力道充满了温和的侵略性。小糸侑紧紧握着她的手,另一只手勾住她脖颈,把她往下带"我在想送你什么奖励呢。" 


七海吻她的间隙,惊喜地在她耳边小声说道,然后又啄了她一下,"我想要的奖励就是侑啊……笨蛋。" 

小糸侑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七海所说的"笨蛋"。她搂着七海的脖子,没有其他的动作,只是亲吻着对方的唇瓣。"灯子才是笨蛋,每次奖励都是这个多没意思。" 


"侑会这么觉得吗?"


小糸侑没有继续说什么,只是用行动回应她的答案。


"我不觉得没意思,我想让侑天天这样奖励我……" 


小糸侑翻身将七海压在柔软的被褥上,借着窗外的余光,她细细看着七海的身体,雨点般的亲吻从七海的脸颊蔓延到脖子,纯色的睡衣滑落在地。她心口起伏,肌肤胜雪。眼前的这一幕惹的小糸侑心率直升,吻得焦灼又认真。


七海轻柔着小糸侑的后脑勺,任由她在自己的怀里熟稔地撩拨,半眯眼笑着享受,对于小糸侑的触碰,她向来都招架不住。 


窗边偶尔有微风拂过,吹不散两人此时的热忱。一阵缠绵缱绻过后,两人相拥躺着。 


小糸侑给七海穿上内裤,然后把空调关小,拉开被子,盖在七海身上。她也轻手轻脚地躺下了,和七海面对面睡,侧身看着她沉睡的脸。


和以前初尝禁果之后一样,七海累得睡了过去。她躺在七海身边,目光细细地勾勒她精致的轮廓。 


半晌,七海便传出匀长的呼吸声,小糸侑悄悄坐起,俯身望着恋人。几缕发丝落在她脸颊上,小糸侑想帮她拨开。然而抬起手却又放下。小糸侑嘴唇动了动,对着她轻声说:"晚安,灯子。" 


空气中浮动着淡淡的腥甜味儿。


 ……


翌日,阳光明媚,小糸侑先醒来,很多年以来都习惯了早起,习惯了高效警觉的睡眠。


但是这些好习惯被摧毁得很容易,现在阳光倾斜的角度已经足够让这位每天六点起床不用看表就能准时的判定时间了,但是她仍然抱着怀里的温香软玉不愿意起来。


床头柜上的手机响起震动声,小糸侑闪电般出手拿起电话,直勾勾盯着一眼上面的名字。


"接啊。"耳边的声音慵懒性感,带着昨夜残留的疲惫和满足,浓浓的鼻音和软软糯糯的声线挑逗着身边人的自制力,她却混自未觉,闭着眼把脑袋埋在小糸侑的颈窝享受爱人身上恒定的体温。


"喂。"

"怜姐…那个,那个……"

"好好说话。"

"我周末就回去看爸妈,那个你有没有空帮我房间整理一下?"说完,小糸侑紧张吞咽了一下口水。

"好。"

小糸侑挂了电话,蹙着眉转头:"我在紧张什么?"

“嗯?"七海睁开一只眼睛表示不解。

"为什么每次接怜姐的电话我都一副在偷情的样子?"

小糸侑郁闷说。

"噗…………哈哈哈!!"七海爆笑不已,她捧起小糸侑的脸笑得花枝乱颤:"侑啊,你真是太可爱了!"

"唔……?"


两人在床上打闹了会儿,才愿意起床洗漱。



 --fin-- 


写在后面:这篇本来是侑的生日贺文的前半部分内容,但是我反复看了很多遍,觉得放一起观看反而让整个故事没那么精彩。就把七海的部分单独拿出来做一个故事发表了,又是想名字想的焦头烂额…


总之谢谢你看到这里!




——日与月

小糸侑像太阳

无论发色 ,瞳色,都是暖色。

开朗很会照顾人的性格是温暖向。


七海灯子像月亮  

无论发色 ,瞳色,都是冷色。

柔和还有些优柔寡断的性格是清冷向。


月亮的光芒是来自于太阳光的反射,灯最开始以澪为光源,反射着虚幻的光芒,想要让自己也成为太阳,澪一直在灯的世界是太阳一般的存在 ,耀眼且温暖。


而她是月亮 ,人们大多日落而息 ,很少有人会在晚上注视夜空 ,所以幼年灯是很内向自卑的。


澪逝世之后  ,很多人都说[要像姐姐一样优秀]之类的话 ,灯就会开始想要成为姐姐一样优秀。


小糸侑的介入让灯成为自己,月亮不再想要成为太阳,而是正视焕发着清冷柔和的月光的自己。


即使现在的光芒,也来源于曾经的太阳。

因为对于灯子来说 ,成为澪的经历也塑造了现在的灯子。


澪是灯子曾经的太阳,耀眼且遥不可及的太阳。


侑侑是她现在的太阳,温暖且平易近人的太阳。



ps: :和终厨聊天突如其来的想法,分分钟短打。标题名一直在夜与晨,日与月,日与光之间纠结,最后投币决定是“夜与晨”想想随便用一个吧,反正都是太阳和月亮的意思。

いつもの帰り道

在平常的回家之路上

君とたくさん話をしたね

和你说了很多话

小さな恋も 大きなあの夢も

无论是小小的恋情 还是那个大大的梦想

僕らにとっての宝物で

对于我们而言都是宝物

如果我攒够了三月所有的星辰,够不够和你接一次短暂的吻。